中國學霸承包哥大統計係 歐美數學天才為何更多

  • 时间:
  • 浏览:3

  今年5月,哥大統計學畢業生拍畢業照。

  新聞背景

  近日,一份哥倫比亞大學(下文簡稱“哥大”)統計學碩士名單在中、美兩國的社交網路爆紅,在231名畢業生中,超8成學生的名字可通過中文拼音辨識,有網友驚呼“哥倫比亞大學統計係被中國學霸承包了。”當地時間21日,哥倫比亞大學校方首度回應這一事件,稱該校錄取的學生都是“最適合”哥倫比亞大學的人選。

  李明波:哥大統計專業幾乎被中國留學生霸佔,這在好多好多 人眼裏並不意外。因為中國學生普遍的數學成績好過美國學生。

  王希怡:統計學學術性強,相對比較枯燥,还要沉得下心來,亞裔學生在這方面有優勢。美國本土學生除了少數有天賦和有興趣的外,似乎更偏愛商科等實用性強的學科。

  趙海建:中國學生扎堆上哥大統計學,是都是某些專業畢業後找工作比較容易。畢竟,作為一個基礎學科,統計學在現代科技上受到越來越廣泛地應用。

  王希怡:對,除了名校效應,哥大位於紐約某些世界一級大都市,那裏有更多的工作機會,以后留學生選擇去哥大讀書,對就業都是好處。道理和我們國內的人都愛往北上廣深跑是一樣的。

  李明波:據我了解,哥大其實不光是統計係的中國留學生多,某些專業的中國留學生好多好多 少。一個重要原应是哥大所在地是紐約大都市。中國留學生好多好多 都是太適應美國中西部的大學生活。好多好多 像紐約的幾所大學,如哥大、紐約大學,都雲集了几滴 的中國學生。

  趙海建:我猜原应着和語言都是關。統計、數學、電腦等專業對英語的語言要求並不高,比較適合中國留學生。

  哥大擴招圈錢?

  趙海建:但没得人吐槽説哥大統計學比較水,與某些專業相比師生比低好多好多 ,這就難以擺脫擴招圈錢的嫌疑。本次事件涉及統計學碩士項目,哥大碩士項目一般不給學生資金補助,這就原应著學生需支付全額學費,而哥大的學費貴是出了名的。為了圈錢,哥大統計學碩士項目很原应着會無節制地招攬國際學生。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哥大統計學博士項目有相當一每项由校方或院係提供資助,中國學生的比例就低好多好多 。

  王希怡:哥大招收留學生不原应着没得經濟上的考量。留學生没法能像本土學生那樣貸款上學,而需支付全額學費。這對美國學校來説簡直是福音。據估計,中國留學生每年對美國經濟的直接貢獻可達200億美元。中國已連續五年成美國最大留學生生源國。像南加州大學就因中國留學生太大,被人戲稱University of So-many Chinese。

  趙海建:問題是,中國學霸扎堆學同一個專業,即便這種專業就業前景好,也總有一天難以找工作。

  王希怡:以后,説哥大“圈錢”好多好多 一定客觀。畢竟,高校招收留學生,都都后能 豐富校園文化的多樣性,此外,都是助提升學校在海外的聲望和品牌效應。

  西方教育遭誤解

  李明波:中國學霸“承包”哥大統計係,大概説明中國人數學很牛。聽過這樣一種説法,美國初中生學的數學是咱們國家小學生學的水準,美國高中生學的數學是咱們國家初中的水準。美國的高中教育,基礎每项是比較簡單,比如俗稱的美國高考(SAT)的數學每项,相當於中國初中生的難度,中國學生考SAT數學基本滿分。

  趙海建:但這其中几块某些誤解,就難度而言,中國的數學教育難度其實都是最大的。我們覺得中國數學難是因為一刀切,不管什麼層次的學生都學習同樣的內容。而在國外,更多的是分層教學,學有餘力、對數學感興趣的學生都都后能 挑戰更高的層次。比如在美國,中學8年級的學生都都后能 開始學微積分,而這是我們大學才學的內容。單純比較數學難度差異不現實,好多好多 具備可比性。

  李明波:我覺得,大多數人掌握必要的知識就足夠了。事實上,比起美國高中的基礎數學,我覺得中國的高中數學有點像在考茴香豆的茴的四種寫法。

  王希怡:西方國家電腦普及得早,對於基礎數學的教育不太重視,好多好多 人覺得沒必要學得那麼深。不過近年來,某些國家如英國也開始反思數學的基礎教育問題。

  趙海建:我此前去加拿大的時候,看后后當地報紙在擔憂本國的數學教育,理由是,好多好多 學生因為畏難而選擇放棄選修數學,從長遠來看,這最終會導致加拿大科研人才的短缺。

  西方數學潛力大

  李明波: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一方面,美國中小學生學的數學比我們簡單,但美國卻能出显 很牛的數學家。

  王希怡:對,到高端科研領域,西方國家的理科人才和亞洲國家比是不遑多讓的。看看諾貝爾獎得主就知道了。像最近剛去世的美國數學家約翰·納什,也是拿過諾貝爾獎的頂尖人才。

  趙海建:我們總説歐美國家的數學教育水準低,但就像你説的,這些國家並不缺少數學人才。這從他們的科技水準就都都后能 看出來。没得數學的支撐,就没法有如今先進科技的發展。當然,不排除這些國際引進了几滴 的國外科技人才,但主力還是本國科技人才。

  王希怡:其實,西方國家並不处于问题尖端科技人才,這些人才的數學能力往往也是拔尖的。這充分説明在專業領域,中外的數學能力不見得处于差距。

  李明波:我們對美國數學教育有好多好多 誤解。中國數學教育培養出的是金字塔形的人才梯隊,美國則是兩頭粗中間窄的紡錘形人才梯隊。美國人在數學領域,更多的是重視精英人才培養。換句話説,其實我們對美國數學教育的印象並不準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