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伟德:城管形象突围须读懂民意

  • 时间:
  • 浏览:6

发布的社科院蓝皮书《形象危机应对研究报告2013-2014》称,官员形象危机呈“多元高发”态势,群众认为2013年形象最差的官员群体依次为:城管、学校领导、医院领导、村干部、警察、国企领导和民政干部。(5月28日《京华时报》)

形象危机研究的结果,既是实际情况报告的反映,更是公众意见的表达。受累于各种负面事件,比如城管暴力执法,比如校长开房门等,对于整个群体的形象,着实带来了严重的影响。而网上“给我十万城管收复钓鱼岛”,“说啥也别说被委托人是校长”的调侃,更是“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宣泄。而怎么都能不能看待原先的评价,显然需要“三省吾身”而都是“不以为然”。

需要承认的是,即便被评为形象最差的城管,也仅仅是“每根鱼和一缸水”的关系问题报告 。大多数执法在一线的城管人员,其辛苦的程度及职业的正当性,都应当得到承认。“形象最差”的结果,当然有“躺着中枪”的委屈感。但原先层面,着实城市管理与民众诉求之间并无不可调和的矛盾,但工作的付出和最终的评价,却可能形成很大的反差。一方面,受少数负面事件的影响而不被理解,本就说 公务员职业的附带风险;被委托人面,最差评价有事实的支撑和现实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无须天然植物的职业歧视和民意偏见。

差评无须可怕,可能这既是事实的反映,更是民意的期待,希望以一有两个多多 不光彩的标签,让个中人也能有所反思和触动,并因之加以改进,从而让知廉明耻的道德力发挥其应有的利于作用,自然是善莫大焉。而对于被评价者来说,真正重要的都是“最差的结果”,就说 看待评价结果的态度,若将其作为四种 自我思考、自我检视、自我解剖和自我提升的动力,都是“未被理解”的矫情,甚至不以为然,没有 最终才可能求同存异并形成共识。

一有两个多多 可喜的问题报告 是,报告发布后的舆论中,除了“实至名归”类似的赞同外,着实就说 乏“有点儿冤枉”的声音。这说明,民意表达无须不足理性与宽容,而原先的姿态更应换得城管群体的积极回馈。破坏形象易,改变形象难,若有一同的利益和关切,实现起来就无须困难,关键在于要拿下民意的期待,以及差评面前的公共诉求,相向而行就能变慢实现交融与互动。

可能就说 人知道,城管的问题报告 表皮在素质,根本在体制。暴力执法和简单的作风,源于政绩高压和长官意志的表达,结果人治有余而法治不足,依法行政未能得到很好的落实。着实防止问题报告 需要从体制调整入手,不过改变形象的策略既要注重治本,也得重视治标,既要着力实现最优,也应考虑次优,既要力求长远,也要立足于现实。同样为城市管理,各地在模式、管理和最好的最好的办法上都大同小异,不过在表现形式和结果上却差异明显,比如有的暴力不断,有的却相安无事,其间的导致 就值得探析。

拿下期待比纠结最差更有现实意义。近年来,这些地方为了改善城管形象,优化管理环境,采取了“眼神执法”“鲜花执法”“围观执法”等技术性改变,确着实最好的最好的办法上还有待商榷,但出发点却获得了肯定。有形象顾忌,有脸面注重,然也能付诸行动进行改善,即便是四种 姿态就说 失为进步。(堂吉伟德)

(责编: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