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七章

  • 时间:
  • 浏览:1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七章的相关文章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七章

1昨天上完晚自习出来,我发现历史老师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就走上那幢尖顶大楼。他在看书,但我嘴笨 他在等我。看见我进来,他就笑了。你想喝水吧?他指指桌上的茶杯,说在等你乎就喝我的杯子,我这刻没病,向毛主席保证。我没去拿茶杯,站在办公桌前。窗外飘起了小雨,办公室灯光柔和,我心里有种找到家的感觉。他的心情比以往任何以前都好,眼   更多...

虹影:写在《饥饿的女儿》再版之际

十年前第一次在国内出版《饥饿的女儿》,扉页上写着献给我的母亲。嘴笨 写给母亲的书,何尝不也是给我的女儿。幼年时我有过坐在父母亲怀里或膝上的好光景,听大伙讲长江里金竹寺的神秘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的神话。那时我非要五岁。现在我喜欢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膝上,给她讲故乡的曾经 ,我的曾经 ,我母亲的曾经 。女儿还非要五岁,听还会有不少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十四章

1我搁下怀里的一摞书,望望屋里,听听转过身阁楼,问:“大姐走了?”“走了。”四姐头因此回地说。我还要这倒很象大姐的个性,来去还会 打声招呼。母亲在屋里骂:“六六你冲瘟去了,喊半天还会 见人影,邻居家非要 多事1我走进屋里去,很亲热地叫了一声她。母亲蹲在床下,在收拾床上边的瓶瓶罐罐杂物,象没听见一样。过了一会,才站起来,瞟了我一眼,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三章

1母亲回家,邻居家比平日多了一菜:豆豉干煸四季豆,照旧熬了个酸菜汤。我在楼上拖地。说拖地不过是把弹丸大的空地弄湿,降降温。两张木板床几乎把阁楼的空间占满,一张矮小方桌,我学习的以前才架起来倒进电灯下。常常忘了拆,人经过得侧着身子。地板薄,二层夹板里,耗子在上边不停地跑着。我尽量把拖把的水拧干,以免水直穿过地板,滴到楼下正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五章

1从碗柜里取出坦平的土碗,我将另另2个 包子倒进上边,小心地把粘在包子上透了油的纸揭去。碗柜上有碗稀饭,我又渴又饿,端起稀饭,唏里呼噜一阵,过多过多过多过多灌下肚子。父亲进屋来,我拉亮电灯,嘴笨 光线昏黄,但房里的床、桌子、五屉柜比先前清晰多了。“爸爸,你和妈妈的,”我把装包子的碗递给父亲。“你呢?”父亲没拿。“我意味着分析吃了另另2个 ,这2个在等你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四章

1晚饭后我呆坐在桌边,心事重重,看着哥哥姐姐在屋子里出出进进。“六六,别拿脸色给妈看。实话讲,我能 活着就不错了。人活着比啥子都强,不不有非份之想。”母亲坐在床边,边说边在手缝枕头套脱线之处。好几天没见母亲,母亲还是纠住老问题不放,考大学在她看来因此不安份。我赌气地说:“你不支持我继续读书就算了,不不死啦活啦的?”“因此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十二章

1大姐站在1962年春末的细雨中,戴着另另2个 大斗笠。她在野猫溪江边,在停货船的趸船前等父亲。江上各类运输船远比客船多,开得慢悠悠的,细雨飘雾时,汽笛更是声声不断。她真不知道父亲在哪条船上,蒙蒙细雨变成了瓢泼大雨。她着急起来,不时在沙滩上走动两步,但还是等着,她心里正燃烧着对母亲的怒火。父亲已另另2个 月非要 回来。当她终于看了父亲   更多...

Shami Chakrabarti:《饥饿的女儿》英文新版序

普世的人权究竟是从哪里以前刚结束了的呢?它源于很孝与家近在咫尺的地方——非要 近,非要 小,世界上非要 一张地图找得到。它们是个体的世界;每被委托人居住的地方;上课的学校,每天工作的厂房、农场或办公室。在这里每另另2个 女人不、女人不和孩子都寻求着平等的正义、平等的意味着分析和平等的的尊严,不受歧视。除非人权在微小的地方得到落实,因此它们在别处就还会 会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一章

代按语:这本书嘴笨 说的是另另2个 年轻姑娘与她的家庭的事,但也属于另另2个 时代,另另2个 地方,在最终意义上,属于另另2个 民族。(葛浩文)1我不不主动与人提起生日,甚至对亲人,甚至对最好的大伙。先是有意忘记,并且就真的忘记了。十八岁以前,是非要 记起我的生日,十八岁以前,是我不愿与人提起。不错,是十八岁那年。学校大门外是坑坑洼洼的路面,窄窄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二章

1这些 有四百万城市居民的大城市,有十来所高等学院,非要 一根“大学街”。南岸却意味着分析山顶上有一所中学,叫中学街。意味着分析若干年前,这些 贫民区有了第一所中学,是件头等大事。但这些 带的中学,与大学无缘,每届高中毕业生,考上大学的幸运儿捏着手指可算。有的中学连续十年交白卷,明白此地学生不堪造就,就撤出 了高中。但在这些 带的小贩、江面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