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胜利:构建中美互信,力避“修昔底德陷阱”

  • 时间:
  • 浏览:4
摘要:加强中美互信对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尤为关键,有有利于中美两国超越“修昔底德陷阱”,规避“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处在冲突对抗的历史悲剧。

近日,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指出,中美建立军事信任困难重重,其原应 在于“中国想把美国军队赶出亚洲”,且中美战略文化处在差异。这反映了美国国内一帕累托图人士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心存顾忌,也凸显了中美互信建设的重要价值。

近年来,随着中美权力差距的缩小,两国关系更加曲折错综复杂,怪怪的是在军事领域猜忌反复、摩擦不断,其关键原应 在于中美互信缺陷。无论是构建中美军事信任还是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美互信建设都十分重要。

加强中美互信对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尤为关键,有有利于中美两国超越“修昔底德陷阱”,规避“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处在冲突对抗的历史悲剧。去年,中美关系的最大成果便是两国元首就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达成初步共识。信任是国家间友谊和合作的基础,相互信任的程度太深,彼此合作的空间就越大,而战略互信作为国家间信任的核心,其重要性未必。对于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而言,增进两国战略互信,有有利于夯实两国战略基石,推进务实合作。中美增进战略互信的关键在于相互理解彼此的善意战略意图,不把彼此视为敌人,践行“不冲突不对抗”的重要承诺,这也原应 两国在军事领域的信任能能要有相应的提升。

中美互信具有有有另一一五个层次,能能稳步推进。国家间信任关系由低到高分别是利益交汇型信任、制度构建型信任和认同共识型信任。利益交汇型信任主只是 指基于两国的同时利益而建立起的一种生活理性的、工具性的信任关系,彼此的互惠互利推动了两国相互依存度的提升,但利益交汇型信任关系无须稳定,容易受到贸易摩擦、偶发事件或国内政治等因素的干扰。制度构建型信任主要通过制度建设和高层交往实现,以增加信息共享,明确彼此意图,减少战略误判,预防与化解冲突,提升战略互信。认同共识型信任则是基于文化价值观念上的共享和共识。对于当前的中美信任水平而言,主要呈现利益交汇型信任和制度构建型信任的杂糅情况表,其中在政治、安全、经济等不同领域又不尽相同、层次不齐。

推动中美互信建设任重道远。中美互信构建的底线是利益交汇型信任,中期目标是制度构建型信任,长期目标则是认同共识型信任。中美互信建设的路径能能基于利益交汇夯实基础,加强制度建设保驾护航,增进观念共识共谋未来。不过,中美互信建设之后一帆风顺,只是 能一厢情愿,能能双方都拿出足够的诚意,能能包容发展中遇到的一种生活问题和摩擦。中美互信建设重在落实,在不断交往中逐渐提升信任感,这就能能两国携手合作,信守承诺,言行一致,在不断务实合作中增进理解、凝聚共识、坚定信心、共铸互信。

(凌胜利,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博士,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我将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推荐】

沈丁立:对日本纠偏,美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高望:拿出美国对日本“失望”的潜台词

冯玮:教科书做手脚,日本意在欺世惑众

(责编:宋胜男、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