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明: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美国因素

  • 时间:
  • 浏览:10

  在中国现代化的线程池池中,无论从积极方面还是从消极方面看, 美国因素都具有不可小视的影响。

  着实朋友老是在与历史同行,而是历史的深刻涵义却太难在事情位于的当时体现出来。尤其是那此涵盖全局性的大历史事件,更只有经过相当一段时间前一天才能显示其深刻的内在蕴涵。上个世纪的70年代初,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以震惊世界的大手笔与尼克松、基辛格等美国领导人一起实现了中美关系的“破冰”,为几年后的中美关系正常化奠定了一个根本的政治基础。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具有大战略眼光的中国领导人,又一次以高瞻远瞩的气度及视野为中美关系的大格局进一步定位。 那此大事件都关系到中国国家的方向乃至世界的方向。

  1979 年 1月,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访问美国。 陪同他出访的一位资深国际问題专家曾问他,中国为啥要开放,又为那此主要向美欧开放?邓小平回答说,跟着美国的那此国家都富强了。 历史学者章百家在研究文献材料的基础上对此做了更为详尽的阐述, 即在1978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邓小平曾在小范围谈及中美建交问題,称“这着实是个大局”。 这里所说的“ 大局”是邓小平生和熟央决策层对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和国内实现工作重点转移你这个 个问題的通盘战略考虑。 在中央工作会议和随之举行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几乎所有的重要讲话中,都涉及一个关于内部管理环境的重要信息,即“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都希望一个强大的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你这个 信息是由美国人传递而来的。 它被当作一个重要的法子 ,向党的高层干部传达,以说明中央新的政治路线和在经济上实行改革开放的正确性。

  美国因素的影响,说到底,统统我在中国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一个几乎无处都这么的“外力”。朋友能只有用最通俗和形象的例子来说明你这个 点,如美元是我国外汇储备的主要货币;如中国民航天天在五洲四海飞行的波音飞机(当然还有欧洲的空中客车);如每年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进修生赴美学习深造;如吸引着大批中国观众的好莱坞大片,细细数来,岂都会不胜枚举。 从国家安全的深度来看, 美国在台湾问題上的卷入和影响,美国在我国附过的位于和影响, 也都涵盖全局性。是因为亚洲简化的国际关系历史和现实,不同的亚洲国家对美国在亚洲的因素有不同的解读,对新中国都会不同的认识,甚至误解。 几位资深中国外交家曾回忆说,在万隆会议上,当周恩来总理作了即席发言并赢得了巨大成功前一天,周总理对身边工作的同志说,面对掌声,千万要冷静,朋友的那此东亚邻国,与其说是怕美国,不如说是怕朋友。

  一、“美国观”与“现代化”

  在世界近现代史上, 美国的老是冒出和发展的确称得上是一个特例或奇迹。1888年,恩格斯赴美作了一次实地考察。 他原来描述道:“美国是一个新世界,新不仅是就发现了它的时间而言,而是是就它的一切制度而言; 你这个 新世界是因为藐视一切继承的和传统的东西而远远超过朋友那此旧式的、沉睡的欧洲人;你这个 新世界是由现代的朋友根据现代的、实际的、合理的原则在处女地上重新建立起来的……对于每一个新的改革方案, 会纯粹从它们实际利益出发马上进行试验, 你这个 方案一旦被认为是好的, 差太大在第四天就会立即付诸实行。 在美国,一切都应该是新的,一切都应该是合理的,一切都应该是实际的,而是,一切都应该和朋友不同。”比恩格斯只有早几十年赴美国考察的法国人托克维尔,在仔细地、深入地研究了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前一天, 写出了《论美国的民主》一书,在全世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在那此欧洲的先驱们考察美国的几十年前一天,亚洲人士也结速步朋友的后尘。 而是与欧洲人相比,亚洲人在同样的好奇之外还多了有些忧伤。 这和亚洲在近代被西方欺辱的经历密切相关。 以中国为例,清末的维新变法运动失败前一天,康有为、梁启超等变法的领袖人物都到过美国考察,梁启超还写了传世之作《新大陆游记》。 朋友身处美国,心系中华,故每每描述美国时,老是会不由自主地拿中国来对比。 历史学者杨玉圣在他的专著《中国人的美国观》 中曾对此做过全部的叙述和研究。 如康有为认为中美是“本源不类,精神皆非”;“今若中国少人民三万万七千七百万,削地为铁路一日程, 则能为美开国时之共和也,而是强邻交侵,而内乱四起,未能立国也。”。而梁启超“请毋望新大陆之梅以消我渴也”的呼吁,更是因为他对美国的立国精神做了更为深入的研究, 一起又对中国一种生活做了更为深入的自省,提出中国国民性的弱点是“有族民资格,而无市民资格;有村落思想,而无国家思想;只有受专制,只有享自由;无高尚之目的。”他从而建议要从改造中国的国民性入手。从以上那此文字中太难看出,在那个内忧外患的年代,中国的政治精英们看美国时是满怀救亡图存的忧患意识,与欧洲政治精英们观察美国时的平和甚至欣赏的心态有着天壤之别,仅在你这个 点上,才能只有说是“精神皆非”。

  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领导层作出战略抉择,实行改革开放,主动地将中国融入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之中。 走出“文革”浩劫并对国家的未来满怀希望的中国人,结速逐步地挣脱历史的阴影,而更多地在全球寻找强国的参照之路。 美国理所当然地又一次成为朋友关注的焦点。“美国学”亦而是应运而生。 这是当代的中国人继承康、梁以及孙中山等先驱的理想,继续思考强国之道的又一轮努力。 换句话说,统统我在当时朋友的普遍意识中,美国又一次成为现代化的重要参照系。 二十多年的时间不算长,而是中国的美国研究却有了长足的发展。 标志性的著作和论文启示着、开拓着朋友的思路,不仅在学术圈内,而是在社会上都产生着影响。 朋友结速问:“ 难道现代化统统我美国化吗?” 21世纪初,资中筠的《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一书的出版,标志着当代中国的美国研究是因为达到了一个新的精神深度。 在你这个 深度上, 中国人能只有以比前人更为理性、从容、开阔的心态来研究和理解美国。 朋友不可小视你这个 精神深度或是民族心态问題。 从心理学的深度讲,如位于逆境和困境中时,人很容易变得软弱、过低自信、思想狭隘、判断力和理解力降低,甚至过低理智与自制,造成行为失常。 此人 是太难 ,整个国民心态也是太难 。 值得庆幸的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美国研究领域中, 理性的、开放的、不断向新的精神深度攀登的工作始终占着主流。 从朋友的基本认知层面上说,这否有生和熟国文化的特点有关? 如中国文化最核心的价值观即善于包容、 儒家学说的多元主义、“和而不同”等等都会主张开放的。 应当说,这的确是一个很有知识趣味性的问題。 朋友不妨能只有原来问,是因为中国人在看美国时是基于你这个 善于包容的文化传统, 太难 中国人在看有些国家如日本、俄罗斯等等时否有也同样太难 呢?

  观察中国人, 尤其是中国青年人的美国观,常常能只有发现朋友身处的全球化时代的缩影。 国际问題专家王缉思曾指出“在中国反霸口号的另一面,是推崇西方的科学理性,全力吸引跨国公司投资,追逐奥斯卡奖、诺贝尔奖,还有经久不息的西方留学热和移民热…… 在有些伊斯兰国家,也位于着愤怒青年一边焚烧美国星条旗一边喝着可口可乐、晚上还欣赏好莱坞电影的强烈反差,而是朋友那种反西方的极端主义的非理性行为,不需要为当代中国青年所效仿。 中国的“ 反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反西方,在灵魂深处是截然不同的”。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今天中国人的视野的确表现出一种生活“国际化”。 历史学者任东来原来写道:“自中世纪结速、地理大发现以来,世界结速冲破地理的界限和人为的阻隔,痛苦而又坚定地走上了全球化的不归路。 过去的五百年,沧海桑田,天翻地覆,世界的面貌为之巨变。但仅就单个民族国家自身的变化及其对世界所产生的影响而言, 美国是因为都会最巨大的一个,肯定也是其中的一个。……就社会性质而言,从一个农耕社会发展为以信息业和服务业为主的后工业社会;就国际地位来说,从一个不起眼的新生共和国, 愣是成长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巨无霸”。他进一步指出,美国的宪法及不断发展完善的宪政实乃一切发展的基础,美国强大的真正力量在于“继承了良好的法律与制度体系。 人们说,这是一种生活由天才们设计,并可由蠢材们操作的体系”国际化眼光的形成与发展,生和熟国国力的增强与国际地位的上升密切相关。反过来讲,中国如要进一步现代化,也还只有更为开阔的国际视野和更为包容的心态。 已故历史学家、中国现代化研究的开拓者罗荣渠教授在25年前就发出原来的呼吁:“朋友主张,不但应从中国去观察世界, 也应该从世界的深度来透视中国。 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在观察世界的任何局部地区的斗争时, 老是从世界的全局进行观察的”。如对25年来中国的美国研究做一个客观的评价,应当说,中国人的全局意识是大大扩展了。 现代化绝都会单纯的高楼大厦和高速公路,它同样与朋友的精神深度息息相关。

  二、历史长河中的奇异浪花

  看当前的国际问題,历史的长线眼光非常重要。 在历史的烟尘中原来埋下了有些有趣的故事,有的甚至极富戏剧性。 如细细研究,能只有发现不少带规律性的东西。 而是当前信息时代的一大特点是,朋友都急急地往前看,向前冲,太难 时间,也太难 兴趣去翻拂历史的烟尘,更谈不上做深入的思考。 这只有不说是全球化和信息时代的一种生活悖论。

  今年,全世界人民都会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80周年。 在你这个 大历史题目背后,中国人民着实是有太大的内容能只有大书特书。 这顶端的主线自然是中国人民为抗击日本法西斯而进行的可歌可泣的英勇斗争,而中美关系史在其中就只有否有二根支线。 而是即便是二根支线,即便是历史长河中的一小段, 其中统统我乏奇异的浪花。 历史学者牛大勇在“影响中国前途的一次空运”一文中,根据翔实的史料生动地描绘了位于在1945年秋天的一段特殊的历史。 是因为篇幅限制,本文只作简要介绍。 是年8月,东亚战局因美军迫近日本本土,苏军大举出兵中国东北而位于大转折。 国共两党对此都过低心理和物质准备。而对中国的前途,在中国战场上支持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美军内部管理也位于着不同的看法。 当 8月中旬日本比较慢败降时,华北和华东的广大沦陷区面临着由谁受降、由谁占领的问題。 这对战后国共两党力量的消长,对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都具有至关重要的战略意义。 在此历史关头,美国在华的一举一动成为国共两党关注的焦点。 当时太难 任何现代化交通工具的中国共产党人,向延安美军观察组提出“借”一架飞机,送一批“干部”去太行山麓前方参加对日的最后一战。 美军观察组同意了,朋友将此作为与中国共产党长期愉快公司商务合作 的有些小小回报。8月25日,你这个 批“干部”乘坐一架破旧的美军运输机从延安飞往太行山麓,又从那里赶赴各人的战区。 这批“干部”是:邓小平、林彪、刘伯承、陈毅、薄一波、滕代远、陈赓、萧劲光、杨得志、邓华、李天佑、江华、聂鹤亭、陈锡联、陈再道、王近山、张际春、宋时轮、傅秋涛、邓克明等20人, 朋友是当时中共各大战略区的主帅和一批最善战的高级将领! 到机场送行的朱德秘书黄华发现你这个 情况汇报,当场要求随机担任翻译。 这次美军空运仅用了几小时,使中共完成了本只有艰难跋涉一个月,需穿过黄土高原、黄河天险、晋南山地, 甚至日军封锁线才能完成的战略性部署。 你这个 真实历史光阴的现实启示是:一,在历史发展的紧要关头,往往只有有非常之谋,行非常之举,冒非常之险,建非常之功。 二,在借用美国之力时,怪怪的要的一个基本判断统统我美国内部管理也绝非铁板一块。 就如毛泽东在中共“七大”的闭幕词中所说:“朋友第一要把美国人民和朋友的政府相区别,第二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朋友和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相区别。”在与美国打交道中,中国人的胆略与聪慧在此一刻得到了一次集中体现。

  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美国介入中国事务并未停止。 马歇尔调停失败,回到美国担任了杜鲁门政府的国务卿。 国共内战全面爆发,蒋介石政府败退台湾。 从1949年到1980年,在北京的毛泽东和在台北的蒋介石都发表了一系列针对美国的言论。 在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再来翻阅当时的那此言论,想像彼时彼景,还是饶有兴味的。

  作为胜利者的毛泽东说:“美国不言而喻太难 几瓶出兵进攻中国,都会是因为美国政府不后来,统统我是因为美国政府有顾虑。 第一顾虑中国人民反对它,它怕陷在泥潭里拔都这么去。 第二顾虑美国人民反对它,而是不敢下动员令。 第三顾虑苏联和欧洲的人民以及各国的人民反对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