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锐:农民阶层分化与乡村治理转型

  • 时间:
  • 浏览:1

  摘要:农民阶层分化受宏观制度影响,后后对乡村秩序维系和基层民主发展影响重大。用社会资源作为农民分层标准,一并纳入土地变量,都后能 找到最少的乡村治理主体。在阶层分化条件下,农村基层组织应该由符合乡村治理目标、兼顾多数阶层利益、注意维护乡村稳定大局、保证阶层公平和整体正义的阶层成员担任。比较中农阶层和富人阶层的阶层秉赋、治理法律妙招、治理绩效,都后能 发现,中农阶层在维护村庄稳定、促进阶层整合、发展乡村民主等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是国家政权在新时期坚定的依靠力量。

  关键词:农民阶层分化,乡村治理转型,分层标准,富人治村,中农治村

  一、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市场经济机制的建立,农民生产生活的自主性大大增加,农村社会深度图同质化与均质化、壁垒森严且不够流动的格局被打破,长期以农为本的阶层形状结束英文重新分化与组合。实际上,农民分化在分田到户不久就结束英文跳出,但当时阶层重构形势还不明朗,一直到税费改革后,农民阶层面貌和形状才逐渐明晰。

  已有的农民分层研究主什么都有 讨论农民阶层分化的标准、成因、现状、特点、后果及相应的治理对策,关注农民阶层分化对农村文化建设、土地流转、市民化程序运行运行运行、社会整合与稳定、农业产业调整、法律制度运行、农村思想政治工作等方面的影响作用。少数研究涉及到农民阶层分化与乡村治理的关系。林炳玉认为,农村阶层分化对保持党员的先进性带来机遇与挑战。卢福营从阶层博弈的视角考察村民自治,将村庄权力形状分为管理者控制型、权力精英主导型、群众自治型并都不 形状。钟立华、徐斌则认为,当前的农村阶层形状中跳出了强势利益集团,亲戚亲戚朋友对农村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影响全面、深刻且僵化 。另外某些研究从侧面对这个问题报告 进行分析。如贺雪峰法律妙招农户与土地的关系将农民分为2个阶层,不同阶层的农民对待乡村秩序的态度不同,参与乡村治理的能力与动力什么都有 同。杨华试图论证中农阶层作为主导阶层对润滑阶层关系,整合乡村秩序的作用,并作出中农阶层是国家现代化建设的稳定器,也是国家政权在农村坚定依靠对象的判断。陈锋、袁松发现,“富人治村”排斥了普通阶层的参政,造成基层民主的萎缩,引发中下阶层对富人表现的不满和仇恨,容易因“气”而指在针对村干部的集体上访。刘锐则指出,在后税费时代,农村阶层分化带来两大村治主体——富人生和熟农,亲戚亲戚朋友治理村庄的机制和绩效是不同的,中农在维护村庄稳定方面更有优势,应该得到国家政策支持。

  上述研究随便说说洞悉农民阶层分化与乡村治理若干侧面的关联性,将转型期乡村治理的僵化 性和多面性全面细致地层示出来,但亲戚亲戚朋友在揭示农民阶层分化对乡村治理的影响及党和国家相应的政策制度安排方面有所不够,没法从整体层面综合把握阶层分化给乡村秩序和乡村发展带来的挑战,使得对村治主体、阶层整合、政治稳定等主题的分析力度不够。鉴于此,本文试图从阶层分化的视角立体考察乡村治理转型的背景及趋势,分析不同主体参与乡村治理的政治社会效应,并提出应对乡村治理新形势的基本原则和标准。

  二、农民阶层分化由于及其标准

  1.农民阶层分化由于

  农民阶层分化主要指固守在土地上的农民几滴 转移到国民经济的某些领域,从而改变我其他人的社会身份,成为某些身份主体的过程。1978年以来,农民的阶层分化起源于社会形状的变动,它都不 社会封闭机制限制社会流动的结果,什么都有 市场经济引入和政治制度变迁引发社会流动增加,由于中国农村从一元化、均质化的计划经济时代向多元化、异质化的阶层分化转变。具体说来,农民阶层分化的由于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确立。“统分结合、双层经营”的土地制度使农民不再被绑在土地上,都都后能 自由支配我其他人的劳动;农民获得土地使用权、收益处分权,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促进了农村生产力的解放;随着农村产业形状的调整及相关鼓励农民非农就业的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几滴 剩余劳动力被释放出来,农民自由择业成为原本,为农民参与市场竞争奠定了基础。

  二是城乡二元形状的松动。20世纪50年代以来,政府逐步放松农民进城务工限制,农民都后能 合法地在城乡间及区域间经商流动;随着城市化推进和户籍制度改革,城市经济、农村私营经济和乡镇企业迅猛发展,为农民提供某些工作岗位,“离土不离乡”和“离土又离乡”的就业模式带来农民职业分化和身份分化。

  三是农业比较收益的下降及农民思想观念的转变。与打工收益相比,农业收益对家庭经济贡献较低,仅起维持基本生活保障的作用。随着农民社会流动和就业法律妙招的改变,村庄社会边界没法开放,农民的思想观念逐渐指在变化,从原本无奸不商到现在的“无商不活,无工不富”;从原本的生存本位、不敢冒险到现在的锐意进取、迎接市场挑战;从原本对血缘、地缘关系的依赖到现在以契约和利益为准则,农民在现代化、工业化大潮下逐渐从道义小农变为理性小农。

  四是税费改革的影响。1990年代中期原本,税费负担沉重,“三农”问题报告 凸显,干群关绑紧张,种田收益与外出务工相比较低,种田面积与收入增长成反比,土地成为负担。由此跳出某些农民抛荒土地、举家外出打工的问题报告 。税费改革后,土地比较收益增加。那此有头脑、善经营的村民进城居住,将土地转包出去;那此运气不佳、能力中等、被市场淘汰的村民回村种地。他们生产经验丰沛 、体力丰沛 、人际关系较好,承包更多土地,而那此老弱病残者只耕种口粮田。乡村社会内部跳出明显分化,逐渐形成秉赋有差的农民阶层。

  2.农民阶层分化标准及差异

  对现阶段农民阶层分化进行判断,都要确立2个 多最少的分层标准。当前我国农民阶层具有分化不删改、边界不固定、阶层界限模糊、行业分化不平衡、区域不平衡等过渡性特点,亲戚亲戚朋友不难 用2个 多统一标准去分析不例如别农村的分化形状和阶层形状。当前学界主流是按职业差异进行分层研究,影响较大的是陆学艺、张厚义的研究。亲戚亲戚朋友将当前农民阶层分为农业劳动者、农民工、雇工、农民知识分子、个体劳动者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主、乡镇企业管理者、农村管理者等2个阶层,这个划分较为切合当时中国实际,被学术界多数人所认可。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及研究主题不断深入,某些学者提出异议。李全生认为,以职业作为农民分层标准,没法充分认识到农民劳动的兼业性、非农劳动的流动性和家庭内帕累托图工的社会外化性。毛丹、任强分析了用职业作为农民分层标准的局限性,主张用社会资源作为分层标准,在具体研究中,亲戚亲戚朋友将社会资源操作化为经济资源与象征资源,并法律妙招社会资源标准将农村居民分为精英阶层、代理人阶层、普通村民及弱势群体2个阶层。

  笔者比较认同从社会资源深度图研究农村阶层分化。按照毛丹等人的分析,经济资源在象征资源的获得过程中发挥着基础性作用,但象征性资源一旦被获得,就会一并产生独立性,象征资源和经济资源都后能 相互转化。后后,毛丹等人把经济资源定义为对生产资源的所有权、经营权和使用权时,并没法将“土地”变量纳入分层标准。实际上,当前大帕累托图农民收入来源包括种田收入和打工收入,仅从村庄经济类型和经济发展水平考察农民阶层形状不够以概括农村社会的僵化 性与多样性。华中村治学者在广泛而深入的农村调查中发现,取回 农业税后,土地占有与耕种情况报告对农民经济资源和象征资源的获得影响巨大,田亩种植量是形塑农民阶层形状的重要指标。如杨华以土地流转后的农民收益差距作为分层指标,将农民分为精英阶层、中上阶层、中农阶层、中下阶层、贫弱阶层。原本亲戚亲戚朋友从村庄社会基础(而非单纯的经济基础)的深度图考察农民家庭收入来源和就业特点,即可抽象出土地、流动、职业2个 多变量对农民掌握经济资源和象征资源的影响。事实上,无论采取那此样的分层标准,亲戚亲戚朋友研究农民阶层分化的目标是搞清楚不同阶层的主要差异(包括利益形状及相互关系,政治社会态度,与乡村治理的关系,政治民主与社会稳定等),并作出相应的学理分析,提出政策建议。综合田野经验和分层理论,笔者认为以社会资源作为农民分层标准有较大的适应性和包容性,它兼顾了不同农民阶层在资源配置上的可流动性、可转化性,都都后能 区分出不稳定、不删改的农民阶层主要社会形状,而象征资源包含 内容不多 ,笼统庞杂,不难 准确界定。考虑到阶层分化与乡村治理的关系,笔者在将象征资源分解为什么么会关系资源和声望资源的一并,把政治社会态度也纳入分层指标,从经济资源差别、社会关系资源差别、声望资源差别、政治社会影响差别来描述不同农民阶层的差别。

  第一,经济资源差别。不同农民阶层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经营权、使用权有所差别,获得的经济资源不同,形成不同的利益阶层。经济资源包括三帕累托图:一是土地经营使用权;二是对集体经济中除土地之外的生产资料占有情况报告;三是对非集体经济组织中生产资料的占有情况报告。随着市场化水平的提高及农民社会流动的增强,经济资源对农民阶层分化没法发挥基础性的关键作用,经济分化产生出不同的利益主体和阶层诉求,原本引起利益矛盾并由于社会冲突。

  第二,社会关系资源差别。不同的农民阶层社会关系不同,拥有的人脉资源不同,获得影响他人生存与发展的原本不同,在农村社区的影响力什么都有 同,从而形成不同的关系圈子。社会关系资源包括两帕累托图:一是法律妙招血缘标准形成的家族关系,我其他人利用家族文化符号对他人施加影响,带来关系的不平等和社会分化;二是法律妙招地缘、业缘等非先赋性标准形成的邻里关系和亲戚亲戚朋友关系。有的阶层在本社区内具有较强的关系,获得对村民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有的阶层具有超社区关系,都都后能 影响村庄经济发展。

  第三,声望资源差别。声望资源指我其他人在村庄中获得的威望和声誉。声望资源从经济资源和社会关系资源中获得,一旦形成,就具有独立性,都后能 反作用于某些资源变量,再生产出阶层差别。在村庄社会中,我其他人声望来自于道德操守、人格魅力及村庄舆论。有的阶层经济资源丰沛 ,但社会关系资源较差,文化知识资源不够,村庄声望不佳。有的阶层各方面资源都具备,村民对亲戚亲戚朋友的期待较高,在关键事务中能发挥重要作用。

  第四,政治社会影响差别。乡村治理的重要目标是保持农村稳定有序,接应党和国家的政策制度安排,积极参与农村公共事业建设,开展村民自治,发扬基层民主。有的阶层尽管具备上述各种资源,但其社会秉赋、利益取向、价值观念、阶层位置等因素原本不相称于乡村政治发展与基层社会和谐。有的阶层能协调阶层利益关系,促成阶层间的互助商务企业合作,有效表达公共品供给,保障阶层获利机制公平,保障政治参与和政治民主的实现,从而成为村治主体。

  三、农民阶层分化对乡村治理的影响

  1.农民阶层分化的时代背景

  传统农村的纵向社会形状是长老权力和伦常道德教化,横向社会形状是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亲亲尊尊”、“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血缘组织,正是家庭之外的宗族组织和士绅权力保证了村庄有序。19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渗透和大众传媒的影响,原有的宗族组织逐渐解体,村民的宗族意识没法淡漠,村庄交往逐渐摆脱“血亲情谊”和“人情面子”的束缚,走向理性化的规则体系。另外,村庄自主生产价值的能力降低,原有的内生型权威,如长老、族长、会首、老总等式微,维持乡村秩序没法乏力,村庄一并体意识瓦解,虐待老人、搭便车、混混崛起等各种乱象跳出。总体说来,当前村庄社会日益松散化、冷漠化,村民变得原子化、功利化,农村社会正在从“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转变。

  取回 农业税后,乡村治理能力大为弱化。主要表现在:首先,乡镇财政资源不够。乡镇财政属于自收自支财政,其财政紧张一直指在,在后税费时代乡镇财政困局不仅没法改观,反而更加严重。周飞舟发现,为挽救乡镇财政的“空壳化”困境,某些乡镇政府一改“收钱”、“收粮”的行为模式,转为“跑钱”和借债。其次,乡镇政府的“基础性权力”被减弱。乡镇体制改革使计生办、供电站、财政所等某些重要职能部门权力上收,乡镇由原本的“块块管理”变成“条块结合”,乡镇对内的人事管理不够自主权。一并,中央通过财政转移支付来发放干部工资,通过粮食直补、农机补贴等一系列惠农政策和农民直接对接,使得乡镇政府供给公共品、维护基层秩序、执行上级政策的制度化能力大大降低。再次,后税费时代的压力型信访治理体制使乡镇干部畏首畏尾。当前信访体制实行一票否决,农民群访或社会治安事件给乡村干部带来很大压力。随着基层组织与农民间的“制度性关联”消解,乡村干部介入村庄事务的积极性下降,亲戚亲戚朋友以没法事逻辑维持底线秩序,消极行政态度明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615.html 文章来源:《中州学刊》2012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