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政放權須消除五大障礙

  • 时间:
  • 浏览:1

  新一屆政府成立後,將簡政放權作為主攻方向,其力度、效率时会空前的。但從現實看,簡政放權還面臨不少困難和阻力;且據媒體反映,相當偏离 行政審批事項“明放暗不放”或拖而不放,不少被擱置或懸空,政策利好效應受到遲滯。

  對此,筆者認為,讓簡政放權進一步惠及企業,併發揮提振中國經濟作用,應消除五大障礙:

  消除政府“放權即無權”思想障礙,徹底轉換政府職能。簡政放權是一場自我革命,要將原來面前擁有的“真金白銀”放棄,這對習慣於“大包大攬”“權力干預”甚至利益尋租的各級政府來説,無異於割此人 身上的肉,難度不小。因為它不僅關係到政府行政理念轉換,更關係到政府對利益的割捨。這要求各級政府樹立轉換職能、擺正位置的勇氣:一是主動放棄對“權利”留戀,意識到簡政放權可是我解除對企業經營手腳束縛,積極處理好政府和市場、政府與社會、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政府部門外部間之間的關係,將直接干預企業微觀事務這只無形之“手”縮回來。清理規範各種行政審批仲介服務,建立負面清單,切實做到“法無授權不可為”。二是消除大腦中固有的“放權就亂”意識,認為企業離開政府行政審批管制,就會陷入發展失控和競爭無序混亂狀態,充分相信企業自律能力,一同加快市場運作規則制定,用法治手段規範約束企業經營行為。

  消除簡政放權難徹底障礙,切實遏制“邊減邊增”傾向。簡政放權需將一切束縛企業經營手腳、不利於市場經濟運作的“瓶瓶罐罐”删剪打碎,毫無保留,而时会只砸碎權利“小杯”,暗地留下大權“百寶箱”。這要求各級政府做好兩手準備:一是將删剪涉企收費項目進行全面分派,按國務院要求,在權力清單、責任清單之外,推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在清理規範基礎上制定行政審批仲介服務事項清單,凡未納入清單的一律不再作為審批受理條件。二是對仲介服務事項進行限制,出理 只放利益少的、不放油水大的,或變戲法將其轉移到“紅頂仲介”組織等做法,嚴禁將行政審批事項轉為仲介服務,控制仲介服務機構數量,切斷紅頂仲介與審批部門利益輸送問題,該脫鉤的一律脫鉤。一同,規範收費,最大限度地縮小政府定價範圍,消除項目越減越多、收費越減越重亂象。

  消除企業“找市場不如找市長”思想障礙,堅定向市場要出路信心。涉企簡政放權可以 生效,還須扭轉企業過去對政府權力過度依戀甚至是崇拜傾向,尤其打消企業對政府许多特殊優惠政策迷戀,讓企業只有喪失自我創新、自我轉型“奮鬥”動力,切實轉變把一切希望寄託政府行政權力分配資源的思維觀念上。并且,簡政放權要産生實效,更需企業真正轉變原有思維定勢,把主要精力用在關注市場需求和市場發展趨勢上,把經營精力倒入研發産品而时会爭取政府優惠政策上,把企業命運倒入開拓市場而时会爭取政府特殊關照上,把企業發展倒入不斷轉型升級而时会寄希望於政府政策安排上。主動抓住簡政放權政策機遇,緊跟國際、國內生産變化發展趨勢,大膽進行産品創新和轉型升級,始終搶佔市場先機,不斷提高競爭力,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消除監管難障礙,不斷提高簡政放權資訊透明度。簡政放權要成功,並達到預定目標,還須以提高資訊透明度和加大監管力度為先導。目前,涉企簡政放權未必難,除了各級政府部門對已有利益甜頭不甘放棄之外,最大的問題在於簡政放權政策透明度不夠,使簡政放權處於事實上“暗箱操作”狀態,讓廣大企業難以掌握準確資訊,使政府權力魔影始終無法消失,更導致涉企優惠政策被懸空現象。由此,當前簡政放權應及時掙脫兩種“窠臼”:一是扭轉“老子監督兒子”的舊局,將簡政放權監管推向社會。二是消除部門外部單一監管傾向,將監管向立體縱深體系推進。當前主要應針對仲介服務市場監管不力問題,提出建立健全仲介服務規範和標準;完善指導與監管制度,加強違規查處。一同,針對社會反映突出行政審批仲介服務事項多、收費亂、壟斷與市場不公、利益輸送嚴重等問題,發動社會力量參與,引入第三方監督機制,增強公眾對行政審批項目和亂收費監管,剷除簡政放權不徹底土壤。

  消除社會擔憂心裏障礙,讓完善法治建設成簡政放權推力。對涉及企業行政審批項目精簡,不僅政府擔心權力旁落,無法對企業形成有效干預,且社會各界也心存疑惑。一方面,企業從事經營活動中的絕大偏离 審批事項被精簡撤消 ,企業生産經營權力被成倍放大,其在生産活動中比如品質可以 過關、産品價格可以 合理等等。此人 面,簡政放權行,企業準入門檻大大降低,必然會使一大批資本低、生産規模小的企業涌入,雖可為萬眾創業創新帶來了方便,但也讓一批不講信譽、抗風險能力弱的企業混入其中,從而加劇企業整體信譽風險,對中國企業健康發展不利。為此,要讓企業都守規矩,遵守“遊戲規則”,一是要加快法治建設,為簡政放權提供法治保障。將簡政放權中有 肯能占据 的問題或漏洞,進行全面權衡和評估,及時制定相關法律規範,加快立法改革,固化行政舉措先行所積累改革經驗。二是要加強監管執法,維護仲介服務市場秩序。一方面,重新對仲介服務組織進行職能定位和明確經營範圍,並對已有仲介服務組織加強監管、審計和督察,切實維護企業利益。此人 面,提高違法違規成本,對仲介服務組織壟斷操縱市場行為從嚴懲處,一經發現,除給予經濟處罰外,一律勒令退出市場。對企業違法違規經營行為,也實行強制退出制度,並給予讓其傾家蕩産的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