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道晖等:“宪政社会主义”的缘起与流变

  • 时间:
  • 浏览:3

   2013年11月23日,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政治学系主任BenRosamond教授委托陆忠诚(Andreas)博士来华,在翻译周琦女士以及丹麦大使馆一位女士的陪同协助下,对宪政社会主义学派的要素代表性学者做了学术专访。访谈在北京绿杨宾舍酒店举行,从上午9点至中午1点,首先对华炳啸做了个学精术访谈,下午2点至7点,则邀请了宪社学派的要素代表性学者郭道晖、王占阳、胡星斗、高锋和华炳啸共同座谈。全版访谈记录稿将分四要素陆续发布,每半天访谈稿分为两篇。本篇是系列之三,是11月23日下午座谈对话内容的第一要素。

   访谈主持人:Andreas博士

   访谈学者:

   ■郭道晖(法治三老之一,《宪政社会主义论丛》编委会副主任)

   ■王占阳(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教研室主任、教授)

   ■胡星斗(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高锋(中国外交部外交官,曾长期在瑞典担任领事)

   ■华炳啸(西北大学政治传播研究所所长,《宪政社会主义论丛》编委会副主任、主编)

   对话主题:

   1、“宪政社会主义”思潮兴起的缘起

   2、“宪政社会主义”的要义

   3、宪政社会主义思想简史

   4、习近平和李克强不是值得期待?

   5、以普遍幸福主义超越自由主义

   6、宪政社会主义是效率与公正的结合

   7、转型中的“民主过渡”与“宪政巩固”

   8、宪政社会主义理论助于把改革引向深入

   “宪政社会主义”思潮兴起的缘起

   郭道晖:首先欢迎陆先生,否则大伙国家其他治国理念与经验现在已引起我国理论界很大的研究兴趣。其他学者乃至从政官员认为,要看一遍哪些地方是成功的社会主义,时需到北欧去看看,到瑞典、丹麦去看看。大伙的民主社会主义同大伙所研究探索的“宪政社会主义”,包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嘴笨 有区别,但随后建设社会主义的四种 探索,是时需互相学习借鉴的。

   要了解近年来在中国兴起的“宪政社会主义”的思潮否则学派,就时需首先了解大伙国家现在的社会政治背景,不为什么在么在是这几年再次一直出现的另外四种 看似来势汹汹的声音--那只是反宪政的喧嚣。早在150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随后人给中共中央写了几只 多 多多报告,说“宪政”是西方的,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从此“宪政”变成几只 多 多多“敏感”词,引发了关于“宪政”姓资姓社的争论。从1507年到1508年,全都学者通过论文和会议批驳了你其他“宪政姓资论”。1509年12月,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在北京举办了“中国宪政前景论坛”,讨论“在中国改革开放150年应用程序中涌现的最具挑战性的宪政疑问”。此前还在青岛举行过类似主题的研讨会。随后随后几只 多 多多叫宋鲁郑的作者,好像是位住在法国的华人,他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做《中国的宪政派何以误国误民》,对主张宪政的学者发动攻击。他直接攻击的对象只是你其他论坛与会者主张的宪政观。声称“中国越民主化就越会愿因权威崩溃”,“造成国家四分五裂”。他给论敌编织了一顶“宪政派”的桂冠。大伙也就接了过来。大伙把这次论坛视为是中国宪政派学者的一次重要聚会。2011年1月由蔡定剑、王占阳教授主编出版的《走向宪政》一书(郭道晖、李步云作序),收录了这次论坛的文章。时需说,在宪政社会主义学派形成随后,首先再次一直出现了几只 多 多多政治上的“反宪政派”。随后又再次一直出现了自由主义宪政观和儒家宪政主义等等思想学术派别,大伙都很关注宪政如何本土化、如何落地生根的疑问。大伙认为,宪政社会主义的观点更助于处理你其他疑问。

   可见,宪政社会主义学派的形成有几只 多 多多很大的社会政治背景,只是许多人反对宪政,使得宪政难以在中国落地生根。哪些地方地方人对哪些地方是宪政,宪政与宪法的关系疑问都这样搞清,大伙害怕实行宪政会阻碍、威胁权贵资产阶级和既得利益集团所垄断的权益,而狂热地反宪政。这是很愚蠢的,反宪政即反民主,在当代中国这是很不得人心的,受到广泛抵制。首先撰文反驳的随后法学界,只是一位著名的近代史专家杨天石教授,他在互联网上一连发表了3、4篇批驳文章。中国人民大学著名的老宪法学家许崇德和宪法学得精会长韩大元等教授也即时重发大伙过去力主宪政的文章。我也发表了两篇,我和李步云、戚多俊等教授还在湖南大学论坛上发表演讲,驳斥反宪政逆流。2013年8月我还应官方的“中国新闻社”特约,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只是《评宪政恐惧症》,讲明是为了批判当时《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连续多日发表的反宪政文章。共同应约撰文的还有王占阳、童之伟教授。这三篇文章都连续发表在美国《侨报》上。

   邓小平曾讲过,大伙还没搞清楚哪些地方是社会主义。我认为现在否则到了时需搞清楚的随后了。这样宪政的规制,不管是哪些地方“社会主义”随后走上邪路。从宪政社会主义形成的思想理论根源否则社会根源来看,宪政社会主义是作为对这股反宪政逆流的反制而促成的,这是几只 多 多多具有广泛支持度的新的学术思想派别。

   提出“宪政社会主义”你其他命题否则概念,在国内外很早随后,国外有费边社的萧伯纳曾用过你其他提法,国内也曾许多人提,比较早产生较大影响的是1506年胡星斗和江平的倡导,胡星斗曾在一次研讨会上提出过你其他概念,江平大力支持。否则真正把这面学术思想的旗帜举起来得到传布的是青年学者华炳啸,他在2010年出版了一本很厚的书:《超越自由主义--宪政社会主义的思想言说》,做了系统的学术论证,还组织其他老中青学者开了两届研讨会,发表了全都文章,出版了几期《宪政社会主义论丛》和其他其他著作,在社会上随后开始 引起了广泛关注。宪政社会主义作为四种 学术观点、政治思想命题,现在不不都都可否团结知识界一大批学者。其他很著名的学者都你要担任《宪政社会主义论丛》编委会的编委,参与你其他学术共同体的研讨。大伙吸纳的前提只是基本认同“宪政社会主义”你其他命题,或虽不一定全版认同,却是既赞成社会主义又赞成实行宪政的学者,共同研讨如何把宪政与社会主义有机结合起来。否则你赞成在中国实行宪政,让权力受到约束,让公民权利得到保障,共同也赞成在中国要实行以人为本的、以社会为本的社会主义,就时需来参与到大伙的学习讨论中来。

   大体上说来,“宪政社会主义”学术思想随后开始 受到理论界的关注和重视,经历了那我的过程:

   第一,华炳啸创办的《宪政社会主义论丛》于2011年6月正式创刊出版,中国著名资深学者江平、高放教授联袂担任编委会主任,大伙提出“这样宪政就这样社会主义”的命题,引起学界热切关注和响应。

   第二,你其他年6月陕西省人大和联 央编译局在西安举办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法治国家建设”研讨会,会上全都学者都公开支持了宪政社会主义思想,我也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到12月,华炳啸又在各方协同下在北京举办了首届宪政社会主义论坛,成为《宪政社会主义论丛》编委会举办的年会,影响更大。

   第三,华炳啸的专著在2011年获得了官方学术奖励,拿了几只 多 多多省上的一等奖,在2013年又拿到了国家教育部的全国人文社科优秀成果奖,这是国内宪政专著首次获得教育部的认可和奖励,说明他的学术观点受到了有关部门的容纳,大概 是未加反对。

   但大伙时需再阐明三点基本事实:第一,“宪政社会主义”只是四种 学术思想或观点,随后几只 多 多多政治派别;第二,它嘴笨 为了学术交流,有几只 多 多多松散的开放性的聚会,每年开一次学术年会,但坚守的是学术探索,在你其他学派里不都不都都可否学者,这样政客,哪些地方地方宪社学派学者只想在学术上、在学者圈子里探索宪政与社会主义结合的理论根据及嘴笨 现路径,并力求其思想学术成果能对治国理政者提供有益的参考。第三,支持和参与你其他学术思想派别的学者大多数都坚持积极稳健的改革立场。简单说,大伙随后承认八二宪法的,要求实行八二宪法中符合人民利益时需、符合宪政要求的原则与规定,当然也包括要进一步修改完善现行宪法;但随后根本推翻现行宪法,随后另起炉灶。也只是说,要在中国既定的宪法基本秩序基础上来讨论宪政建设和政治改革疑问。全都,要想了解宪政社会主义,首先就要把这几只界限搞清楚:宪政社会主义随后几只 多 多多政治派别,随后几只 多 多多政治运动,也随后有组织的团体,只是正居于形成发展中的、学术性的、开放性的、松散的、包容性的学派。否则大伙随后始终坚持探索民主建设与改革路径的学派。大伙既承认符合宪政要求的秩序,又要改革完善现行宪法。

   对于研讨“宪政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疑问,理论界多数人是支持和认同的,否则无须等于他同意“宪政社会主义”你其他提法。许多人讲是社会主义宪政,随后宪政社会主义;随后个人所有所有说还是搞民主社会主义,随后人说只是要把八二宪法贯彻到底。积极参与支持“宪政社会主义”的学术观点和学术派别的学者,相互之间的观点有随后看起来是很不一样的,在座的几位随后自己的理解。像华炳啸主编,他是你其他学派的研究工作的组织者策动者,他就不为什么在么在注意体制内的界限,否则带有策略性地把他的观点和官方宣示的符合宪政理念的观点兼容起来,也很注意平衡左中右不同的立场,把焦点中放更具有可行性的“为什么在么在做”上,考量政治现实和已取得的改革共识,以减少阻力,形成合力。否则在大伙国家开展一项有关“宪政”的学术讨论,具有政治敏感性,会遇到其他禁区,其他干扰。全都我大体上支持他采取你其他务实而包容的策略。在学术观点上,我和他嘴笨 同大于异,但在其他疑问上大伙随后不同的看法。胡星斗教授随后他自己对“宪政社会主义”的理解,他被称为“民间外交大使”,观点更犀利,一直在国外报刊上时需看一遍他和外国记者的谈话。王占阳教授所主张的“宪政社会主义”只是普遍幸福主义,和别人讲的只是全版一样。但大伙都坚定地主张要把宪政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这是大伙学派的基本共识。

   客观地看,宪政社会主义学派还居于形成过程中,还时需有更多的学术成果及其思想共识的支撑。华炳啸提出,要以中青年学者为主,凝聚学派共识,形成核心团队,争取在一套共享的概念、方式 、研究范式之下相互融合发展,在政治学、宪法学、经济学、传播学等不同学科方向及其交叉学科上出一批有分量、有影响、高水平、能和国际学界对话的学术著作,对你其他做法我很支持。我始终认为,宪政社会主义学派前途光明,大有可为,而宪政社会主义学派的希望在一批有担当、有学识、有智慧的青年学者。希望现在大伙的你其他学术团队能凸显疑问意识,背熟学理厚重、理论创新的学术成果。大伙哪些地方地方编委会的老大伙,你要积极支持学术新锐,为大伙的学术成长搭起人梯。

   “宪政社会主义”的要义

   郭道晖:借你其他否则,我也来谈谈我所认同的宪政社会主义。

我所支持赞成的宪政社会主义是以宪政来规限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时需是实行宪政的,否则就不都不都都可否叫社会主义。以宪政规限社会主义,通俗的讲只是这样宪政就这样社会主义。大伙和机械唯物论的经济决定论有所区别。我记得恩格斯就曾做过反思,你说哪些地方,过去大伙为了批判论敌,过于强调经济决定一切,嘴笨 这是不确切的,政治上层建筑也反过来时需决定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这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补正”。我强调用宪政来规限社会主义,那只是说不单单是用经济所有制、更随后用四种 经济形式(如计划经济)来选折 是随后社会主义,只是说政治上层建筑的性质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社会主义的性质。不搞宪政民主,不尊重人权和保障公民权利,就不叫社会主义。在这里,大伙对经济决定论时需有个更全面更准确更科学的认识和把握,要承认在一定范围内、一定条件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1505.html